Neverland

这里有一个温柔的世界。
POTO/ER, LM/ER,Tolkien/Thilbo;POT/冢不二,APH/独伊;
足球网球胖胖球,武侠文青音乐剧💕
墙头很多,洁癖也不少,圈内自成天地。
[渣浪@徊墨]

眠狼:

他会一直指引你。父亲节快乐!
画一画那些伟大又可爱的父亲,共9P。
3天画了6张我基本是濒死状态了……总算赶上了。
……明天继续赶商稿,睡觉,晚安!

【POTO | ErikRaoul】What a wonderful world

What a wonderful world


(一)


     Raoul de Chagny子爵捧着一本书靠在地窖的沙发上,眼睛却越过书的上边缘,落在房间另一侧专心弹管风琴的爱人身上。Erik换上了白色的丝质睡袍,有力的背部肌肉被完美地勾勒了出来,Raoul看着不禁有些面红。他在写一首新的曲子——Raoul总觉得自家爱人的乐思源源不绝,几张单薄的纸张完全不能承受。他不自觉地用手拨弄着书页的边角,习惯性地咬住了下嘴唇。有个想法折磨了他一整个星期,看着面前才华横溢的爱人,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Erik似乎也感受到了灼热的视线,他快速结束了...

【POTO/ErikRaoul】文风大挑战

强行除个草0.0

======

自己固有的文风【我有这东西吗

顺着悠扬的乐声,Raoul轻轻地走进了Erik的地窖。Erik穿着那套精美的黑色西服,坐在管风琴前弹奏着。他完好的半张脸对着门外,昏暗地烛火温柔滴笼着他的轮廓。Raoul担心自己的动作影响到他,便只提着灯站在石门边听着。他望着爱人专注的侧脸出了神,就像之前发生的千百次那样,他从来不能抗拒这个人男人和他的音乐。

Erik的轻巧地收了尾音,微微侧过头向金发的子爵伸出手:“站在那儿做什么,快过来。”

Raoul赶紧转身把灯放下,Erik却眼尖地发现了他金发间通红的耳朵。

====

逗比欢乐【乱糟糟甜蜜蜜的日常

“我的天哪,...

[RG]马德里,马德里

费尔南多·雷东多睁开眼睛的时候,窗外正风雨大作。


五点十四分。


雷东多却毫无睡意,干脆开始洗漱。他抬起头,看着镜子中自己尚沾着水的长发。温热的吐息在冬日寒冷的青春模糊了面前的一小块镜面。


他像是从一个长梦中醒来,记忆出现断层。他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又蓄起了长发,又似乎从来没有剪短过。自己的过往像是藏在迷雾深处,朦朦胧胧看不真切。


有一座城市的名字却似灯塔一样明亮,像是用尽气力也要到达的故乡。


雷东多快速地整理出一个背包,将冲锋衣的拉链拉到下巴,轻轻地锁好了大门。透过密集的雨点,他慢慢走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钱,按下手中的车钥匙。


车灯闪了闪。...


【独伊】今天你要嫁给我

     *去年来不及的独伊日贺,简单粗暴傻白甜。 


      这是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同居的第三个年头了。在经历过拥抱亲吻同床共枕等各种情侣专属动作之后,路德维希觉得自己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了。为了获得最佳效果,路德维希翻阅了无数本书(他的哥哥基尔伯特见状还特地送给了他一本),浏览了无数个论坛帖子,甚至特地放了一众高层三天假期,让他们好好出去玩两天省得扰乱了自己的计划。


      路德维希特地挑选了一...

【推歌】烟火

我尚未离开家出国留学时,宋冬野和他的董小姐因为好声音一夜之间被炒得风风火火。那时我也附庸风雅地去找了来听,听完一遍之后便把他从播放列表里删除了。结果上个月我一个人在寝室里戴着耳机写code,宋冬野独特的沧桑嗓音在我耳边娓娓道出一首斑马斑马,那一瞬间满腔乡愁和孤单,所有的苦闷和委屈,都顺着泪水一并宣泄出来,怎么都止不住。

大概是怎么样的人听怎么样的歌。那天晚上我对着满屏的bug哭得停不下来,想找一个学校的朋友说说话却被人轻描淡写地敷衍过去。这时候我听到宋冬野他在对我唱,“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”,恰当好处地就像电影里骤然响起的背景音乐。

有一首歌会在一个恰当好处的时间闯入你的生活,在那...

【ErikRaoul】 Ballade No.1

=Raoul's Version=


       他在钢琴前坐下,完好的半张面颊朝向我这里。我看着他将手指轻轻放在琴键上,在昏暗的烛火前落下优美的剪影。


       我不由得靠近了几步,在他按下第一个琴键的时候停住了脚步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手指在琴键间上下翻飞,指尖仿佛开出妖冶的玫瑰。...


【独伊】THE LAST MILE OF THE WAY

[上]


      “贝什米特将军凯旋归来!”


       黑色加粗大标题占据了报纸首页,路德维希却只瞥了一眼就翻到了下一页。


       站在边上的副官看着路德维希少校波澜不惊的侧脸,心中暗自佩服。


      “克里斯副官,我哥哥又走了吗?”路德维希随口问道,将报纸翻到经济版开始认真地看了起来。...


[冢不二]Kiss the rain

[背景设定是手冢在合宿的时候做了什么事情惹不二不开心了,于是训练的时候不二没有和手冢回宿舍而是一个人跑去喝咖啡。[不要问我手冢做了什么我懒得想了]


       不二的咖啡快要见底时外面下起了雨。这场雨来势汹汹,哗啦啦的声音隔着玻璃都能听见。不二正坐在窗户边上,雨点砸过来的时候会发出砰砰的声音,在玻璃上面绽开不规则的图形。


       不二眯着眼睛看着窗外,走在路上的人纷纷躲进了附近的建筑里。有几个随身带伞的人还想继续走,结果没过一会儿就湿了...

[独伊]Evergreen

[before the beginning]


在欧洲大陆的中南部,各列强为了维持经济贸易的正常运转,在阿尔卑斯山脚划出一定面积的土地作为经贸集散地。几百年来,无论多么激烈的战火,各国都会小心维持这片土地的和平和安宁。


当年的契约并未赠予这个依山傍水的小镇半分名号,人们总是亲切地用“somewhere”来代替这片令人向往的净土。久而久之,桑薇小镇就作为欧洲大陆的缓冲之地,无论周围环境如何,无论各国关系如何,契约永无战争。


桑薇小镇的建筑多木质结构,点缀在青山绿水间如童话般迷人。家家户户都会在自己的小窗台放上漂亮的鲜花作为装饰,一年四季从不间断。有些经过桑薇小镇的旅人问起这些四季...

© Neverl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